《釋迦牟尼佛傳》-15- 都城中的悲哀

作者:星雲大師

 

《第十五章 都城中的悲哀》

現在再說離開太子的車匿,他不斷的流著眼淚,心裏充滿了絕望與悲哀,一邊走,一邊不住的嘆息道:

 

『昨天夜裏我跟隨太子一同出城,想不到今天祇剩下我一個人回去。』

 

他拖著沉重的腳步,牽著那匹疲乏的白馬,走了好多天,方才回到迦毘羅衛國的都城。

 

白馬犍陟,一向是國中最有名的駿馬,日行千里都不會覺得疲倦。但是現在牠因為見不到主人,所以沒精打彩地躑躅著,顯得十分疲乏和憔悴。口渴的時候牠不想喝水,饑餓的時候牠不想吃草,跟隨在車匿的後面,不是悲嘶,就是流淚。

 

迦毘羅衛國中,清冽的泉水像是乾涸了,稠密的花果像是凋落了,大街小巷裏居住的男女,道路上奔走的行人,往日流露在他們臉上的歡容都消逝了。整個迦毘羅衛國,已被罩上一重寂寞悲哀的氣氛。

 

國中的居民,看到車匿牽著白馬,獨自的像具僵屍似地走進城來,大家一擁上前圍繞著他,探詢太子的去處,問他是否平安無事:

 

『太子是國家的寶物,是我們生命的保障者,你盜竊國寶和危害到我們生命的安全,你把他藏匿到那裏去了?』

 

人民爭著詢問太子的去向,車匿壓抑著自己心裏的悲哀,回答他們道:

 

『我一直追隨在太子的身後,並不是我捨棄他,而是他捨棄我。太子不但捨棄我,而且也捨棄了世界。

 

『諸位!太子現在已經除下寶石的王冠,脫去華美的服飾,剃落鬚髮,穿上袈裟,出家做了沙門,頭也不回,一直走入苦行林中去了。』

 

人民聽到太子出家的消息,一個個都大為驚慌,哭哭啼啼的互相說道:

 

『我們怎麼辦才好呢?』

 

太子離棄迦毘羅衛國,國中已經失去它的威德和光輝,陰森森的如同一座墳墓!

 

正當國民在悲泣的時候,有人誤傳一個消息到王城裏去,說是太子回來了。許多大臣聽到之後,發狂似地奔到城外來看,他們只見到車匿和白馬犍陟,卻不見太子的蹤影,他們也都驚慌不已,大家責備車匿不該放走太子,隨即把他拉進宮裏見淨飯大王。

 

車匿走進宮裏,觸景生情,想到太子永遠不會回來,不覺仰天悲慟起來!

 

白馬犍陟也發出一聲悲切的長嘶,宮中飼養的鳥獸,也都跟著鳴叫,那叫聲好像都在說:『太子啊!你回來吧!』

  後宮的宮女們,聽到馬嘶鳥鳴,又聽到太子沒有回宮的消息,她們都伏在地上悲呼痛哭,像失去慈母的孩子一樣傷心!

 

自從太子離開王宮以後,她們都伸長著頸項,盼望太子早日回來。身上積了污垢,她們也都懶得去沐浴;衣服骯髒,也沒有心情去換洗;頭髮散亂,也不想去整理,嬌容也多日不施脂粉了。為了太子,青春的色相,人格的尊嚴,都已經忘記了。此刻她們知道太子沒有回宮,怎不悲痛欲絕呢?

 

王后摩訶波闍波提夫人,知道自己代姐姐撫養長大的太子,竟捨俗出家,不再回來,頃刻翻身倒地,把手足抓傷,滿面流著血淚,想到太子捨棄一切,進入苦行林去過沙門的生活,就不禁哀傷著自言自語的哭道:

 

『我那世間稀有的王子,為甚麼要到苦行林去修行呢?這世界太冷酷太無情了,為甚麼要奪去我的孩子呢?他那柔軟的雙腳,怎麼能在荊棘的林中行走呢?他那嬌弱的身體,又怎能耐得住在石頭上睡臥呢?他本是金枝玉葉似的身體,穿慣了溫暖的衣著,洗慣了香湯的沐浴,現在,餐風宿露,忍暑受寒,又怎麼能經得起呢?他過去吃的都是珍餚美味,睡的都是舒適大床,聽的是悠揚悅耳的音樂,侍奉在身旁的都是嬌美的宮女,現在捨棄這些,在苦行林中的生活怎麼能過呢?』

 

夫人愛子心切,悲痛得幾乎要昏暈過去。

 

另一個傷心的是耶輸陀羅妃,她見到車匿,忍不住就哭著責罵他道:

 

『車匿!你把我所有的快樂奪去,你真是罪大惡極的人!你不要隱瞞我,你把他到底送到那裡去了?起初,你和主人一同出去,現在你卻把他捨棄而獨自回來,你真是個不忠不義的人,你把太子誘惑出去,使他從此不再回來,免得你以後再為他辛勞是不是?現在你應該快活啊,為甚麼還要假裝著哭泣呢?你奪去迦毘羅衛國的歡樂,這裡已充滿了憂愁和苦惱。你不把我的丈夫尋找回來,我也不願意再活下去。你沒有聽到宮中這許多哭泣的聲音嗎?你捨棄了太子,你的心怎麼如此的狠毒啊!』

 

耶輸陀羅妃哭著罵著,一轉身又看到車匿身後的白馬犍陟:

 

『馬啊!你那忠義的心呢?你把我的丈夫載到那遙遠的地方,你就像一個強盜,搶去別人的珍寶。在以前,當你隨著主人上戰場的時候,刀戟弓箭,都不能使你畏懼,你對主人的忠心赤膽,沒有一個人不知道。現在又為甚麼忽然變得這樣不忠義,把我們國家的至寶,我的丈夫搶走了呢?可惡的犍陟!你剛才進宮的時候,叫出一聲悲鳴,我丈夫騎著你離開王宮的時候,你為甚麼一聲也不響呢?那時如果你高呼一聲,宮中的人自然都會驚醒,而阻止他不讓他出去,那麼我就不會受到今天的痛苦了!』

 

車匿聽罷耶輸陀羅妃哭訴的言語,就像一萬把利劍刺在心上,他合掌匍伏在地上回答她道:

 

『公主!請你聽我的陳述:這不能責怪犍陟,也不能責怪我。我們沒有罪過,是真理使太子生起堅決出家的心念,我們祇是遵奉他的命令。

 

『我告訴妳那一夜太子出城的情形,太子騎著白馬,像是有天神在催趕似的,坐騎不用鞭策,走得比飛還快。我也莫明其妙的緊緊跟隨在後面,馬腳和我的兩隻腳,好像都不曾著地,出城的時候,城門自然的打開。那一夜,夜色光明得像白天一樣,四圍一點聲息也沒有,祇有我們在凌空飛行。

 

『公主!這不是人力所可以做得到的,一定是天神的力量啊!』

 

耶輸陀羅聽到車匿報告當時的情形之後,心裏也想這是天神接引太子出家學道,不能責怪車匿和白馬。但這樣想仍不能減少她的悲痛。車匿和白馬辭去以後,她自己還在夢囈似地自言自語道:

 

『我失去了丈夫,等於失去了所有的快樂,他為求真理,竟把我捨棄。從今以後,誰又是我所可以依賴的人呢?這孤單寂寞的生活,又如何能打發過去呢?

 

『過去很多聖人和修行的仙人,都是夫妻一同到山林裏去修行,我的丈夫如果一心要去修道,我可以伴著他同去,他為甚麼一定捨下我獨自出去呢?

 

『古代的吠陀記載說,一切梵行和祭祀,都要夫婦同時奉行,這樣我們種下相同的因,才能同樣得到升天享樂的果報,但是現在我的丈夫卻不肯帶我同去,這又是為甚麼呢?

  『難道他所要修的道和以前修道的人不一樣麼?

 

『難道他嫌我嫉妒,想要另外找一個不嫉妒的?或許嫌我的容貌醜陋,想另外找一個美麗的女子和他結伴修行?

 

『我真是個苦命的人,被丈夫遺棄了!但是羅侯羅又有什麼罪過呢?可憐他入世不久,就得不到父親的愛撫。

 

『唉!我的丈夫實在是個無情無義的人,他外表倒是很慈和莊嚴,誰知他的心比鐵還要硬,比冰還要冷。他不可憐兒子的幼小,又不了解我愛他的心,他的心真和木石一樣!』

 

年輕貌美的耶輸陀羅妃,正像一朵盛放著的蓮花,太子的出走,就像狂風暴雨摧殘了她,這不能怪她要萬分的悲痛!

 

現在不談耶輸陀羅的悲痛,再說淨飯大王。自從愛子離宮以後,日夜不停的悲嘆愁苦,每天沐浴齋戒,祈禱上天,使太子早日回宮。這樣過了七八天,在他真可說是度日如年。現在聽到宮內到處是悲泣號哭的聲音,心中不覺大為驚恐,接著侍衛來報告說,大臣們拉著車匿和白馬,要求見大王,淨飯大王立刻傳令接見。

 

車匿恐惶的向大王訴說太子出家的經過,淨飯大王聽了之後,立刻昏倒過去,好久才甦醒過來,對著車匿罵道:

 

『車匿!你怎麼一個人回來呢?你雖然服務的功勞很大,但你是一個功不抵過、忘恩負義的奴才!你怎能把太子遺落在山林裏,一個人回來呢?你趕快和犍陟送我到太子隱藏的山林裏去,否則你就即刻去把太子追尋回來!失去太子,我像是患重病而垂死的人,這病除非太子回來,是無法能夠治好。如果他從此不回來,我只有以自殺來解除痛苦。我等待太子的回來,就像餓鬼在等待飲食!

 

『車匿!你為甚麼不告訴我愛子的住處呢?趕快告訴我啊!』

 

淨飯大王悲痛的語言,深深的感動左右的大臣們,其中有兩位聰明的大臣,安慰他說道:

 

『大王!請你不要傷心,傷心沒有用,只會有害你的貴體。過去很多的聖君,他們棄國出家,心上是一點痛苦沒有,太子現在為了學道去出家,他的心裏一定也很平安,不會憂傷悲苦。大王!請你回想阿私陀仙當年的預言,可知這件事是無法挽回的了。可是!大王!我們不能眼看你整天在悲痛,我們此時立刻出發到太子那裏去,一定要想盡方法勸他回來,請相信我們的忠誠,不要徒自憂急!』

 

淨飯大王聽這二位大臣的話,轉悲為喜的說道:

 

『好!好!你們趕快去!我的心早已飛到太子那裏去了!』

 

這兩位大臣奉命之後,即刻準備出發。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釋大寬法師 wiki 的頭像
釋大寬法師 wiki

佛教 Buddhism 維基百科全書 Buddha Wiki

釋大寬法師 w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