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琳國師傳

 

《第五章–小姐,你醒得很早呀》

 

天已早就大亮了。

 

王小姐把房門打開來,見到外面像止水一般的沉靜。

 

丫鬟僕婦們昨日辛苦了一天,睡得遲,大家心裏總以為新婚的夫婦都做著甜蜜的好夢,起得太早了反而驚吵他們,所以,雖然天亮了,全府中還是寂無人聲。

 

王小姐不便去叫醒他們,自己只簡單的梳洗一下,又在暖壺中倒了一杯茶遞給玉琳:

 

『你喝了這杯茶吧!』

 

『小姐!我想這時候你就讓我回去吧!』玉琳望望窗外射進來的朝陽,他從椅子上站起來:

 

祝福你自己珍重,令尊和令堂那裏我也不便去說什麼,一切請你多多致意好了。』

 

『不!玉琳!我想你應該讓我見過了家父母以後,那時你走才好!』王小姐昨夜一時感情激動,所以萬念俱灰,但這時看看玉琳俊俏的面孔,又想到他有著一顆別的男子所沒有的潔白無瑕的靈魂,她的眼眶中又含滿了淚水。

 

『萬一你的父母不允許我們這樣做,怎麼辦?』玉琳擔心著,但他又在原位上坐下來。

 

玉琳自己的心中有數,他並不怕她的父母不允許,而是怕小姐沒有死了這條心。雖然是自己現時脫身走了,但小姐在家中一樣的痴情想他,那又何必到宰相府中來招贅,來多此一舉呢?

 

所以他在未走之前,還想考驗一下王小姐的情感,他要她完全熄滅了愛慾的火燄,才能安心的離去。

 

『不知怎弄的,玉琳!我心中雖然知道不能纏繞你,可是,我又好像捨不得你離開我!』王小姐畢竟不是一個學道多年的人,昨天夜中跑香的一幕,在她腦海中這時候又淡了下去,她的話證明玉琳的預料不錯。

 

『這是你還在給感情的迷網束縛的關係,你還不能跳出感情的藩籬。你應該知道,就是為這一念之差,就是為這一點情執,我們的生命往往就被這些危害的!』

 

玉琳的胸中不是沒有愛火的燃燒,他和一般人一樣,王小姐的美貌和多情,像七月的颱風,瘋狂的要捲去他不動搖的意志。但他比一般人強的,就是他知道懸崖勒馬,他懂得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個智者,往往在要緊的關頭,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情感。

 

王小姐低下了頭,她又開始在情感的漩渦中掙扎,她愛真理,又愛玉琳,她不懂得魚與熊掌這二者是不可得兼的,所以經過了片刻的沉默,她對玉琳提出了新的意見:

 

『玉琳!你向道的熱心,與追求真理的精神,我很懂得,我已經承認過你,我不會翻悔不會把你拉進你所認為是苦海的中間來,我現在極願意踏著你的後塵邁進,不過你也要稍微為我設想一下,你走了,我一個人到什麼地方去出家呢?即使說,仗著父親的名位勢力,他會把我送進一個很大的庵堂裏去,但那時候雖是出家了,而沒有人指教,出家後不懂佛理,那出家有什麼意思呢?假若你願意的話,我設法建築一座寺院,你不要再回去當那很苦的香燈師,這座寺院交給你住持管理,你說好嗎?』

 

『這是不可能的!小姐!』玉琳斬釘截鐵的回答。

 

『為什麼不可能呢?我雖然不敢依仗父親的勢力與金錢,但建一座寺院養活幾個人,這一點你可以放心。』她誤會了玉琳不可能的意思。

 

『我的意思不是這些!』玉琳很感到這個問題難以應付。

 

『你還有什麼覺得為難呢?那時候你的一切由我照應,我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又可以向你請教,你就可憐可憐我,答應我的這個要求吧!』

 

王小姐的一縷痴情,還沒有完全捨去。

 

『那不合出家學道的精神,你要知道,既然發願出家,是不能為自己福樂著想的,而且我和你們一起,好像也很不慣似的,我請小姐不要這樣想!』

 

『照你的這話聽起來,你好像今後見都不願見我了,難道我就是這麼一個可怕的人嗎?』王小姐很覺得自尊心受了傷害,所以幽怨的說。

 

『那裏!那裏!小姐!你不要誤會。』玉琳恐怕弄巧成拙,因此趕快改換口氣說道:『你的一片誠心美意,我並非不知道,不過,你要明白,出家學佛,要難行能行,難忍能忍,既然捨俗出家,這就是偉大的行為。如果沒有犧牲個己自在和福樂的決心,沒有真正去為苦海中眾生服務的悲願,如何能達到出家的目的?假若說還是和一般兒女情長的人一樣,你想,出家的神聖任務,如何能完成?』

 

玉琳莊嚴的言語,又像警鐘一樣的敲著她沉迷的心靈,她此刻坐在窗下的一張椅子上,頭望望窗外的天空,空中飄著片片變幻不定的白雲;注意聽聽枝頭鳥兒的歌唱,好像鳥兒也是在慨嘆著人間的興亡。她的嘴角泛起了深沉的哀愁,她沒有回答玉琳的問話,只有一聲深長的嘆息!

 

『小姐!你是很聰明的人,你應該知道,昨天這房中桌子上的花瓶裏,所插的花兒是多麼美麗芬芳,但今天,你看,落在桌上的花瓣,己經萎謝,枯黃!昨天點的一對花燭,這時的火光也將微弱熄滅!誰敢保證我們的青春永在?誰能說我們的生命久長?所以聰明的人不會愚痴,不會空過了寶貴的青春與生命,「莫待老來方學道,孤墳多是少年人」,我希望小姐要用智慧的眼光來判別,要有勇敢的精神向新生的前途邁進!不要為一念的迷情誤了大好時光!』

 

『你的話我完全懂得。』王小姐皺著眉頭,咬著嘴唇。

 

『既然懂得為什麼還要放不下?』玉琳覺得這是最好的機會。

 

『我不過是希望你常常指教我。』

 

『只要你是真心覺悟,這些問題在範圍之內都可以的。』玉琳看看時間不早,一心想脫離此地,而且初步也算達到他的目的了,只得胡亂的允諾。

 

『那你就去吧,家父母起來的時候我會向他們解說,我願意把一切的苦難都來給我承當!』王小組終於是覺悟過來。

 

『那麼,我去了,你自己保重!』

 

玉琳真的像白玉似的歸真反璞了,當他走出大門的時候,聽到翠紅丫鬟的聲音在和小姐說道:『小姐呀!你醒得很早呀!』

 

 

 

 

 

 

釋大寬合十 分享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釋大寬法師 wiki 的頭像
釋大寬法師 wiki

佛教 Buddhism 維基百科全書 Buddha Wiki

釋大寬法師 w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