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傳》-14- 苦行林中勸諫仙人

作者:星雲大師

 

《第十四章 苦行林中勸諫仙人》

太子走到遠遠的地方,迅速的回過頭來一看,見到悲啼著的車匿牽著白馬向王城的路上走去,他這才毫無罣礙的進入跋伽仙人的苦行林。

 

原來這苦行林中有很多的苦行仙人,他們見到太子一表超群的相貌,知道這定是不平凡的人物光臨,他們都爭相前來作禮,太子也恭敬誠懇的答謝,然後,太子就問其中的一位長老道:

 

『我是為求真實的覺道而來到這裏,我什麼都不懂,請你們告訴我,如何才能求得真實的覺悟和解脫?』

 

其中有一位苦行長老,聽到太子的問話,他就詳細的回答道:

 

『你說要來求什麼真實的覺悟,我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因我們所希望的只是能得生天界。要想進入天界,這一定要積聚人間難以想像的苦行,現在,我和你講一點這苦行的種類:

 

『修習苦行的人,絕不住在有人煙聚落的地方,吃的東西也要與人間不同,為了維持生命,只取那清淨水中的綠苔而食,或者取草根樹皮花果之類的東西聊以充饑。在吃東西的時候,有的學習鳥類的生活用兩足挾食物進口,有的如蟒蛇食風相同,絕對不准許用木石舂成的食物。我們把乞來的好食轉施給人,自己只吃一點殘餘的食物維持生命。我們修苦行的道者,有的從朝至暮在頭上澆灌著涼水,有的二六時中捧冰而立,有的成天的睡在火旁,讓身體熏得通紅,有的像魚一樣的終日游在水中生活,我們禮讚滔滔的流水,拜禱光明的日月...,修習這種種苦行,不久的未來,就能招致安樂的結果。』

 

聰明的太子,從苦行長老的口中,知道有這種種不同的苦行,他把這些話放在心中思惟以後,就對這一群苦行的修道者說道:

 

『這絕不是離苦得樂的真實覺道,即使如你們所說,修習這些苦行,也只能僅僅乎得到生天的希望,這是很可悲哀的事!為甚麼呢?因為天界還是不能解脫生死輪迴!像你們這樣精勤的苦行,而只希望求得這麼小小的結果,這實在沒有遠離恩愛和捨棄世間的必要,這是在什麼地方都可以求得的。求生天界,僅僅能免除人間界的苦,可是,眼看著又招來更大的痛苦的束縛!

 

『把現在的這個身體受苦,希望求得死後身體的快樂,這是增長五欲的因,與解脫生死痛苦一點關係也沒有,其最後還是免不了以苦招苦!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人,他們心裏雖然常常畏懼死,而希望求生,可是,結果他們還是免不了要死。同時每一個人都是厭惡痛苦,而祈求快樂,但他們最後還是沉緬於苦海之中。

 

『厭離這世間上的欲樂,而用種種的苦行預想將來天上的慾樂,這都是苦樂的執著,用這樣的心來學道,是卑而不足道的。你們不懈的努力精進修行,雖然是可尊可貴,但如沒有智慧,那也不能走上解脫大道。把苦與樂這兩個東西能夠永久的捨去,這才是真理的世界。

 

『假若說苦行是合理的,安樂行是不合理的,苦行的結果能得到生天的快樂,那麼,修的苦行是法的因,而希望得到非法的樂果,這豈不是很矛盾嗎?

 

『身體上所有的動作,都是由心意生出的力量,假若離開心意,這身體就等於枯木一樣。所以無論是智是迷,都是以心意為主的。修習苦行,反而使心惱亂;希求快樂,心便會偏著於情。無論是苦是樂,這都不是成就大道的方法。

 

『照你們剛才講的苦行,若以樹葉花果食了就可以求得福樂,那麼貧人和禽獸,他們有的也都以樹葉花果為生,他們的未來,能不能得到第一等的福樂呢?再說,終日游泳在水中,這就是最妥善的修行,那麼水生動物的魚蟲之類,他們即是第一等的大修行者了。』

 

太子舉出很多的例子,向這些苦行者開導苦行不是究竟的修行之道,不覺已說到黃昏日暮。太子此刻見到很多事火的苦行者,有的從火裏攢來攢去,有的跪在火旁向火吹噓,有的用酥油在火上澆灑,有的舉聲咒願,太子看了這些苦行,只覺得除給身體受苦以外,絕對不能到達真理的領域,因此,他決心要告辭苦行林而去。

 

這時,很多的苦行者,都用誠懇的讚詞來挽留太子,要求他同住在苦行林:

 

『你從非法的地方,很難得走來我們這滿是正法的苦行林,你現在又要立刻離開,我們不希望你再回到那非法的世界裏去,請你留在這苦行林中,和我們共同的修這淨行!』

 

很多年長的苦行者都走向前來,懇請太子要留住在苦行林中,他們都知道太子是一位不平凡的人物,但並不知道這是迦毘羅衛國淨飯大王的太子。說話時,他們蓬首垢面,身著草衣,積年累月的苦行,每個人都是疲乏不堪似的。他們都圍繞著太子,向太子請求道:

 

『當我們初見到你來的時候,苦行林中頓時增加了歡喜與希望,你現在僅僅只逗留一日的時間,如果就要捨此他去,則此林將要成為最寂寞的世界。這一個苦行林,沒有一個大仙人不在這裏修行,這裏和雪山近鄰,說到增長人的苦行,沒有比這裏更好的地方。因為這是一個美好吉祥的地方,一定要住你這樣祥瑞的人才好。如果你能不捨棄此林,肯讓我們和你同伴修行,則我們可以把你當為最高的長老侍奉,或者我們可以把你當帝釋天一樣的尊敬。』

 

這一群苦行者,雖然向太子表白這最真誠的慰留,但太子為了要達到真實第一義的信念,他是不會就這樣滿足他們的要求,他向他們說:

 

『你們有這麼真實的心,對來賓是這樣厚待,我將永遠難以忘記。你們文雅的言詞,實在是叫人耐聽;如此的好心和美意,非常叫人歡喜與感謝。不過,我為了求真實的覺道,為了斷除一切諸有痛苦的根本,仍然是不能不離開你們。會合是歡樂的,別離是悲哀的,這是彼此都有相同的感覺,因為有會合的歡樂,所以就有別離的悲哀,這並不是誰的罪過,這是世間的真理!我現在要去別處,並不是不懂你們的盛情,實在因為你們所修的苦行,只是為了要得到生天的快樂,我看天上的快樂也不是究竟,不是常住,不久還要墮落到這世間上來。而我的希望,根本就是要脫離欲界、色界、無色界的虛妄的生活,所以,我們所求的是兩個世界,我們所要修的方法也將不同。老實說,你們所修的方法,一切都是前人所嚐過的糟粕,而我要重新尋找真實究竟的正法,所以我不能不告辭你們,也不能不告辭你們住的這個苦行林!』

 

眾多的苦行者,圍繞在太子的身旁,聽到太子有那麼高深遠大的理想,心中都生起大歡喜,對太子恭敬的心更加增強。

 

這時,在太子身旁睡臥在塵土之中的一個鬈曲著髮,披著樹皮的苦行者,向太子說道:

 

『志願堅固而又聰明的沙門!照你的理想看來,你一定能解脫生老病死的痛苦,你一定能出離三界,成為一個真實大道的導師。

 

『祭祀天上的神,積有多年的苦行,這不過是為了求天上的快樂,你說得不錯,這還是有貪欲,並不能解脫。誰能向貪欲挑戰,誰能求得真的解脫,誰就是決定成等正覺的大丈夫!

 

『這個苦行林,不是你應居住的處所,你趕快到頻陀山去,那個地方有一位大聖者名阿羅藍的修道者,你如果去的話,必定能聽到真實的大道。但是我看你的志向,或者那裏也不能令你滿足,那時,你可以捨棄他去另求大道!』

  太子聽了這位苦行者的話,心中既感激又歡喜,他在苦行林住了一宿,第二天就和那些苦行者一一辭行,太子就在這些苦行者嘆息聲中告別苦行林。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釋大寬法師 wiki 的頭像
釋大寬法師 wiki

佛教 Buddhism 維基百科全書 Buddha Wiki

釋大寬法師 w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