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琳國師傳

 

《第十六章–三個錦囊妙計》

 

玉琳玉嵐在縣衙裡和劉縣官談著,皂役取來吳師爺的煙斗和兇器。劉縣官連聲嘆氣,並連聲道歉,親自又把玉琳的佛珠奉還給他。

 

他們談了好久,為劉縣官舉行了簡單皈依三寶的儀式後就從縣衙裡出來,一同向千華庵走去,醒群和翠紅及全庵人等,聽到玉琳無罪釋放,歡喜得就差點兒發狂。等到她們知道殺人的兇犯竟是吳師爺時,不覺又歡喜又痛恨。歡喜的是惡人惡報,因果昭彰,絲毫不爽;痛恨的是吳師爺竟是這麼一個人面獸心的人。

 

醒群感激的尤其是玉嵐,玉嵐聽到醒群感激的話後,除報以一陣傻笑外,就拉著玉琳的衣服說道:

 

『師弟!現在是你回去的時候,今後你榮耀萬方,師兄是趕不上你了。現在還有什麼話吩咐她們沒有?』

 

『就是等王相爺回來的時候,最好請他設法能把吳師爺營救出來。』玉琳說。

 

『走吧,走吧,那是她們的事,不要你煩心!』

 

玉琳玉嵐走的時候,醒群和千華庵中的大眾眼淚汪汪的送他們走出庵門。

 

玉琳回到磬山崇恩寺中,又住了一個時期,忽然他感到自己渺小起來,他覺得世界是這麼廣闊,眾生是這麼眾多,而自己卻住在深山古寺之中,終日不能與廣大的眾生接近,同時,他更想到出家人的任務,既是弘法利生,那必定要先健全自己,充實自己,不然,弘法是如何去弘?眾生是如何去利?他想到這裡的時候,忽然心中起了個念頭:「到各方雲遊參學去!」

 

玉琳立定志願,就把他簡單的行李收拾了一下,隨手關上他的房門,往師父天隱老和尚那裡去告假。

 

他穿過庫房,爬數十層石階,就到了方丈室。

 

『師父!我想到外面去參學,特來向師父告假。』

 

『很好!很好!此去鵬程萬里,為教爭光。』天隱老和尚講到此處時,忽然若有所思的皺了一下眉毛道:『可是,玉琳!你還有重重魔難,要待你小心的去克服。』

 

『將來果能為眾生貢獻出一點微薄的力量:皆是諸佛菩薩以及師父的慈光庇照。至於前途的障礙,那倒沒有什麼關係。在人生的旅途上,幾曾見到過平坦的大道,人們所走的都是崎嶇坎坷的路程。善財童子的五十三參,玄奘三藏法師的取經西遊,他們涉險犯難的精神,已為我們開闢出光明的世界。不過,弟子此去,還不知何時再能重見恩師,對於未來,究竟何去何從,懇求師父作一次指示才好』!

 

『我沒有什麼指示你的,你去問你的師兄吧!』

 

玉琳聽師父說後,沒有再敢表示什麼,他就問訊頂禮,告假出來,他遵照師父的命令,走向師兄玉嵐住的地方來。

 

『師兄!頂禮!』玉琳走進玉嵐的小房間,隨地就是一拜。

 

『不敢當!不敢當!』玉嵐傻笑著趕快從被窩裡爬出來。

 

『想到外面參學去,特來向師兄告假!』

 

『到外面參學去?那裡有參學的地方?你不是已經修學得很好了嗎?你看我每天都是睡覺吃飯,吃飯睡覺。』玉嵐說時,還用手指著他亂七八糟的床舖。

 

『師兄已是無學位的菩薩,師弟怎敢和你相比!』

 

『好了,好了,不要說這些話吧。要不要師兄送你走過驚濤駭浪的長江?』

 

『不要,只是希望師兄指示我出離迷津就好。』玉琳知道師兄又在玩弄禪機,但不知究竟長江是指的什麼用意。

 

『指示你的迷津,好!師兄一生吃飯睡覺,對佛教沒有貢獻,現在讓你出離迷津,飛向天上去吧。師兄有三個錦囊交給你!』

 

『三個錦囊,我要他何用?』玉琳感到很奇怪。

 

『你此去有災難,不易避免。有疑難的問題不易解決的時候,有此三個錦囊,可以使你逢凶化吉。你如逢危險,打開第一個錦囊;如遇息福之處,打開第二個錦囊;如對前途發生懷疑,打開第三個錦囊,裡面自有妙用無窮。師兄雖知你有不凡的福慧,自會處處化險為夷,但為你此去參學,相聚何時,很難預料。我既無金銀財寶,又無貴重物品,沒有什麼送給你作臨別紀念,送你三個錦囊,可能你還記著有個師兄。』

 

玉嵐說後,就去枕頭旁拿出三個用方盒子包起來的錦囊,玉琳沒有再客氣就接受過來,他知道師兄已是一個明白過去和未來的智人。

 

玉琳告別了師兄,又往各寮口去辭行,磬山寺中的大眾,此刻都很敬服玉琳,在依依送別的時候大家都叮囑玉琳,希望玉琳將來功成行就,要提拔提拔他們。

 

是在清世祖順治皇帝十六年己亥年間,玉琳像浮萍似的踏上人海中雲遊。

 

玉琳從宜興磬山出發,經溧陽、金壇,往來在各方,千山萬水,一缽千家飯,他走遍了大江南北。

 

一天,玉琳行腳在揚州高旻寺參訪完了以後,他搭船再回到江南來。

 

船行至江心,忽然陰雲密怖,狂風大作,白浪滔天,一條帆布的民船,在江心失去了控制,浪頭不時打進艙來,全船的乘客,驚呼號叫,嚇得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候大清朝開國的世祖順治皇帝,為了察看民間隱情他穿了便服,裝作平民也正坐在這隻船中。

 

順治皇帝,面臨如此驚險的場面,嚇得失魂落魄,總以為這一次逃不掉要去海龍王水晶宮了。

 

當順治皇帝正是驚慌失措的時候,忽然情急智生,傳下聖旨,說明自己就是當今天子,並對天禱告,向船中宣佈,他說如果有人能救了他,他決定把江山和那個救他的人對半平分。

 

船中的乘客,此時知道當今的天子也在船上,驚喜交集,大家跪下來三呼萬歲,但誰也想不出辦法來。

 

這時,船頭邊坐著四方雲遊的玉琳。

 

玉琳看著這隻小船顛簸在一片汪洋的江中,風浪又是一陣大一陣,他此刻一心的稱念著「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的聖號,置生死於度外。

 

後來,玉琳知道當朝順治皇帝也在船中,加之他看到全船驚慌恐怖的情形,慈悲救人的惻隱之心,不覺油然而生。然而除了念觀音聖號仗菩薩威神力的庇佑之外,又有什麼別的辦法呢?玉琳此刻閉目端坐,把一切都交給觀音菩薩。在這時候,隱約間他好像見到雲端中坐著慈悲莊嚴的觀世音菩薩,手中淨瓶楊枝,身穿白衣,玉琳趕快跪在船頭,向菩薩祈禱,菩薩用手指了一下他的衣單包袱,就慢慢的隱去,玉琳心想,我的包袱中有什麼呢?他這一念生起,忽然間,他像若有所憶的記起他師兄的三個錦囊放在包袱之中。

 

他想:「師兄當初交給我錦囊的時候,告訴我如有災難危急之時,錦囊中自有解救的辦法,現在,不但自己生命危險,當今皇帝和全船人民都將遭遇同一危運,這正該打開第一個錦囊來看看的時候。」

 

玉琳這麼一想,隨即把第一個錦囊打開,只見一張紙上寫著兩個大字:「免朝」!玉琳看了不懂這個意思,再仔細一看「免朝」的大字之下,還注了兩行密密的小字:「當朝天子過江,四海龍王來朝,故有風浪之險,如用牌請天子寫「免朝」二字,掛在船艙之外,自會風平浪靜」。玉琳一見,原來如此,心中非常歡喜,即刻依錦囊的指示而行。他告訴順治皇帝,如此這般,當可解除危難。順治皇帝一聽,滿心大喜,即向船主索筆,親書免朝二字掛於艙外,果真不負人望,即刻雲消日現,風平浪靜,船就安抵岸邊,全船的乘客,一面向順治皇帝高呼萬歲,一面向玉琳頂禮膜拜,感激他救命之恩。玉琳想起師兄說要送自己過驚濤駭浪的長江,原來就是指此,他現在佩服師兄已經到了極頂!

 

順治皇帝問了玉琳的法號及出家的祖庭後,只是相視而笑,即日要玉琳和他同時進京,請住西苑,恨相見之晚。(此段出自雍正皇帝御選語錄中--作者註)

 

『寡人當初受難時,有平分江山之言,現在想擬實行此項諾言。』順治皇帝駕至西苑親對玉琳說。

 

『陛下!僧侶是方外之人,三衣一缽足矣,要國土有何用處?請陛下不要因此掛懷,玉琳想於明日再往各處行腳!』

 

『法師既是如此推辭,那麼寡人及全國人民,正式禮拜法師為國師。』

 

『不敢!陛下!』玉琳謙虛的說:『玉琳年輕德淺,不敢受此恩寵,全國高僧甚多,還望陛下體察。』

 

『法師年齡雖輕,而德學飽滿,佛法中向有依法不依人之語。法師如無菩薩福慧,何能指示寡人脫險?』

 

『不敢欺瞞陛下,這完全是家師兄玉嵐錦囊中所指示,陛下為國覓師,也該以家師兄為先!』玉琳照實的把玉嵐所指示的第一個錦囊,告訴順治皇帝。對於第二和第三個錦囊沒有提起。

 

『寡人和你有緣,希望不要過分推辭!』

 

順治皇帝意甚誠懇,玉琳想到為佛教為僧人爭一口氣也就老實的承認。他現在對於名利的觀念本來是很淡泊,但他想能為出家僧眾揚眉吐氣,這也是他很樂意的。他想到追求名利榮華是一種執著,捨棄名利榮華更是一種執著。最好對名位能得之不喜,失之不憂。他對這些沒有要求,他只覺得能成就眾生,有益佛教,也就心滿意足了。

 

順治皇帝得到玉琳的允許,很快的頒詔天下,敘明原委,要全國的人民在拜國師的這一天,家家戶戶擺設香案,當五更三點的時候,皇上親自率領全國臣民,一同禮拜。

 

聖旨剛傳下來,第一個知道的是王老宰相,王宰相聽到皇上要拜國師,驚疑萬分,他心下想,這位國師是誰呢?聖上輕衣簡便的出去,前日回來,聽說還帶了一位年輕的和尚,難道就是要拜那位年輕的和尚為國師嗎?

 

王宰相得到順治皇帝的允許,先參見國師。

 

『呵!是你!玉琳!……』這出乎意外的事,使王宰相過分的緊張,但隨後知道喊得太冒失了,很快的改換了口氣說:『呵!不!國師!丞相王參見!』

 

『相爺!免禮!這兒請坐!』玉琳也客氣的合掌問訊。對王宰相的驚奇一點沒有介意。

 

王宰相想到當初要他招親的事,面上現出愧意,內心好像感到非常的歉疚!

 

玉琳好似忘記過去一樣,一點也沒有把那逝去的歲月,和那些發生過的事情,放在心上。

 

最後,王宰相恭維玉琳一番,並說他的女兒能先拜玉琳為師,真是無上的光榮!

 

『呵!相爺!想起來了,吳師爺的事情,後來不知是如何處理?』玉琳沒有懷恨吳師爺的心,只有掛念吳師爺的心!

 

『說起吳師爺來真是該死!』王宰相說:『本相起初接到小女來信,說師父冤屈被捕,本相本可將公事交代一下回鄉,但第二日小女又有信來,說明吳師爺犯罪經過,我即刻回覆她著當地縣衙,重重辦罪。可是,沒有數日,吳師爺竟然病死獄中,惡有惡報,倒也罷了。但險些兒害了師父,這都是本相用人不明,還請原諒!』

 

『唉!』玉琳嘆一口長氣:『這都是玉琳的不是,方使吳師爺犯罪!』

 

他們都為吳師爺不好好的做人惋惜了一陣。隨後王宰相也就告辭退出了。

 

時光迅速,等到全國都得悉聖旨以後,大清朝順治皇帝和全國臣民禮拜國師的典禮於四月八日佛誕節的早晨五更上朝的時候就隆重舉行。在前一天夜晚,玉琳無論怎樣也睡不著,他一時靜坐,一時念佛,但心中盤結著的問題,還是想不出辦法解決。他想明天將要接受天子及四萬萬多人的禮拜,這樣豈不是要把福折光了嗎?他為這個問題考慮著,最後,他終於想起師兄的第二個錦囊,師兄當初說過如要在息福的時候,打開來看,自有解決的辦法。他帶著滿腔興奮的心情,打開第二個錦囊一看,裡面是一尊小巧玲瓏的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像,別的什麼也沒有。玉琳見了好像恍然大悟似的,他知道是師兄指示他在明天早晨當皇上和全國臣民禮拜的時候,把釋迦牟尼佛的聖像放在自己桌前,讓他們拜佛好了。

 

玉琳這才安穩的睡去。

 

景陽宮中鐘聲響起,是快上朝的時候,玉琳起來,在朝庭上受君臣人民禮拜。

 

順治皇帝給玉琳加封的名字是:

 

「大覺普濟能仁玉琳琇國師!」

 

玉琳國師被拜封以後,住在西苑中,皇宮中的生活當然是舒服極了,但因此卻又勾起玉琳師父解決不了的問題,他現時雖是做了國師,別人都將認為他榮耀到極頂,但他覺得這樣住在皇宮裡享福,與佛教與眾生究竟有什魔好處,今後如何為教為人?他感到這是很大的問題,他又記起師兄最後的一個錦囊中是指示的前途,他當即打開一看裡面是:「弘法利生」四個大字,他見了心下想:「弘法利生的道理誰不知道呢?師兄這是太小看了我了」。正當他作如是想的時候,他把那張紙反過來一看又有一個很大的字寫的是「行」!這一個字他看了以後,這才觸目驚心,他體悟到師兄是要他現在就去實踐自己的抱負。

 

他--玉琳國師從此荷擔起弘法利生的責任。

 

他的名字,像太陽的光明一樣,照亮了無數人的心房;他的法語,像和暖的春風一樣,使垂死的萬物,又有了復生的希望;像佛菩薩的聖像一樣,皇帝、宰相、醒群,和全國的臣民,對他都永遠的崇拜敬仰!

 

 

 

 

 

 

 

 

 

 

 

釋大寬合十 分享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釋大寬法師 wiki 的頭像
釋大寬法師 wiki

佛教 Buddhism 維基百科全書 Buddha Wiki

釋大寬法師 w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