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琳國師傳

 

《第九章–原來還是你!》

 

玉琳第二天早上起來,人雖然是在照往日一樣的做著規定共修的早課,但他的心無論如何不能安靜下來。

 

在他的腦海裏,老是顯出一個身著戎裝手執寶杵的韋馱菩薩聖像,他時刻記著他師兄的話,他今天可以見到韋馱菩薩了,但韋馱菩薩的真身不知是否和這供奉的一樣?

 

誦經的木魚聲,像不休息的江水;佛號的梵音,像那悠揚的音樂;在往日,這些是最易為玉琳所感動的。可是,在今天,玉琳很希望早課快快做完,因為他很焦急的盼望著早點能夠見到韋馱菩薩現的真身。

 

好容易,早課總算做完,玉琳從大雄寶殿出來,想到前面的韋馱殿來禮拜韋馱菩薩,這時候,東方剛發出晨熹的微光,滿天的星斗,像棋子一般的還密佈在高空,一輪彎彎的下弦寒月,孤單的,寂靜的高掛在天上。

 

玉琳在韋馱菩薩像前拜了三拜,又跪在他的座前輕聲的祝禱:「菩薩!人都說你是三洲感應,護持佛法,誰都願恭敬禮拜你。你前次送我的衣食,真叫我感激不盡!玉琳年輕德淺,那能受得起菩薩的這些好意?師兄玉嵐說,今天近午的時候,我在寺前的大路上,就可以見到菩薩的真身,那時候,還望菩薩多多指示愚蒙!」

 

玉琳正在這樣禱告的時候,忽然身後起了尖銳的怪叫:『不行!不行!我昨天是說你今天能見到送衣食給你的護法韋馱,不是說的這木頭雕塑的韋馱!』

 

玉琳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情,趕快的回頭過來一看,原來是他的師兄玉嵐!

 

玉琳放下了心,走過去向師兄打了一個問訊,口裏並向師兄叫了一聲『早安!』

 

『你怎麼都做這些無聊的事?』玉嵐縮著頭,袖著手,很不屑似的問。

 

一陣寒風吹打在玉琳的臉上,玉琳翻起了懷疑的眼睛不懂似的望著玉嵐。

 

『你要求這不說話的菩薩指示愚蒙做什麼?』

 

『我很希望師兄多多指教!』玉琳懂得了他師兄的話。

 

『一切好話佛說盡,指教,有什麼可指教呢?』玉嵐搖了搖縮在衣領下的頭。

 

『可是』,玉琳悻悻的說道:『佛陀所說的真理,畢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善知識的開示接引,不是很重要嗎?』

 

『我也是善知識嗎?哈哈!』玉嵐粗啞的傻笑聲,驚動得息在丹墀裏樹上的幾隻鳥兒也醒來走了。

 

『師兄!』玉琳又是恭敬的一問訊:『過去玉琳無知,對師兄多有失禮之處,近來每想要向師兄懺悔,皆因見到師兄都是匆匆的,師兄道高德重,一定不會把過去的事記在心裏。

 

『什麼過去和未來的,現在的事情還來不及處理。』玉嵐把縮著的頭伸了一下:『師弟!我問你,什麼是現在出家人應做的事?』

 

『弘揚佛法,救度眾生!』

 

『你把佛法弘揚了沒有?』

 

『我還沒有懂得什麼!』

 

『你把眾生救度了沒有?』

 

『有機會我是這樣做的!』玉琳的腦海中浮起了救度王小姐的種種事情來。

 

『師弟!吃早飯的時間還有一會,你看早晨空氣多麼新鮮,我和你到山門外去走走!』

 

玉琳點了點頭,跟在玉嵐的後面。

 

他們師兄弟,第一次這麼默契的走在一起,玉嵐也是第一次的不像是一個瘋傻的和尚。

 

他們走到寺門前的一個池塘邊停了下來。

 

『師弟!』玉嵐親切的喊了一聲:『你說要懂得佛法才去弘揚,我想也許你永久不會懂得佛法,因為在弘揚佛法的時候,才能了解到佛法。天天關在象牙之塔的寺院裏,日日在一些古書裏翻來翻去,這樣就能得到佛法了嗎?』

 

『是的,這樣只能了解到佛法的皮毛,而不能真正懂得佛法的受用!』玉琳順著玉嵐的意思說。

 

『真正的佛法是不離眾生,修學佛法要到眾生處去求,你知道現在學佛的人,都要離開眾生嗎?』

 

玉琳點點頭,表示承認師兄的看法。

 

『你說你有機會就救度眾生的,其實你至今一個眾生都還未度。好比有一個人落在這個水裏,』玉嵐用手指了一指池塘裏的水:『你要想來救這個落水的人,你應該要把他救上岸來,離開能淹死他的深淵,這樣才能使他得救,但你現在並未這樣去救度眾生,你看到眾生在生死愛慾的洪流中翻滾,你只發了五分鐘救度眾生的心願,你把沉沒在生死愛慾洪流裏透不過氣來的眾生,提出水面看了一下,使他呼吸了一口氣,又把他放到水裏去,你逍遙自在的走了,你說,這樣算是救度眾生了嗎?』

 

玉嵐的話,說中了玉琳的心病,玉琳沒有回答,慚愧得低下了頭。

 

『你以後救人要救到底,可不能半途又放下了人!』玉嵐的話,就像是命令似的口吻。

 

玉琳知道師兄這話,都是指著他到王相府中去招親的那段事而說的,他想想這也是不錯的,他雖然到王宰相府中去說服了王小姐,王小姐的病雖然給他醫好了,但他並沒有能使王小姐完全跳出生死愛慾的大海。

 

人間的愛情,本來是與生俱來的煩惱,並不是用三言五語說能斷除就斷除的,當初玉琳和王小姐洞房花燭夜的晚上,雖然用一席話感動了王小姐,使他又像白玉似的回到寺中去修行,但王小姐愛慕玉琳的一顆心並沒有完全死去,這在玉琳的心裏也很清楚的知道。

 

多情美貌的王小姐,玉琳當然並不能完全忘懷,但他又要努力的把她遺忘,因為他知道情惘的魔力,一不小心,就會給它綑得緊緊,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事先怎能不謹慎呢?「菩薩畏因,眾生畏果」的道理,玉琳是常常記著的。

 

現在,玉琳聽了玉嵐的話,知道玉嵐是說他把王小姐提出水面看了一看又放下去,並未把她救出苦海,但怎樣才能把她救出苦海呢?他想問蒼天,但蒼天無語;他想問白雲,但白雲悠悠,玉琳這時候,又開始感到非常的困惑!

 

蕭瑟嚴寒的隆冬,本來是極其寒冷的,何況玉琳和師兄談話的時候,又是在一個隆冬的早晨。但此刻玉琳除了心中有一層薄薄的陰霾以外,身上並不感到寒冷,他並沒有像他師兄一樣,老是把頭縮在衣領裏。這時,池塘旁邊快將禿光了的梧桐,有幾片枯黃了的樹葉掉落在玉琳的身上,玉琳用手撲了撲穿在身上的新僧袍,拂去了那幾片枯黃的樹葉。

 

『這件新僧袍,真帶給你無限的溫暖。』玉嵐轉移了一下目光,從玉琳的身上一直看到身下。

 

『這都得要感謝護法韋馱菩薩。』

 

『唉!』玉嵐嘆了一口氣:『又是護法韋馱菩薩!』

 

『你不是說我今天可以見到護法韋馱菩薩嗎?』玉琳惶惑的注視著他的師兄。

 

『不錯,你今天是可以見到送衣食給你的護法。』玉嵐的口中沒有再說出「韋馱菩薩」四個字。雖然聰明的玉琳,也猜透不出師兄話中的玄機。

 

玉琳不知道師兄的話中有弦外之音,他放下心不再懷疑。

 

「梆!梆!梆!……………」集合大眾吃早飯的號令從寺裏傳來,天已經亮了。

 

『師兄!吃早飯了!』玉琳說。

 

『吃!人生一天到晚都是忙著吃,好像人生下來就是為吃飯的,除了吃,好像就再也沒有其他的事一樣。』

 

玉琳給師兄這麼一說,知道自己的話說得太快了,不覺紅起臉來!

 

『你回去吃飯吧,我還有點事情到外面去跑跑。』玉嵐說後,也不等玉琳回答,縮頭彎腰的就去了。

 

玉琳看看玉嵐的背影,一陣茫茫然的感覺透過了他的腦際。

 

玉琳想到師兄,怎麼近來特別顯得這樣神奇莫測,他在寺中既沒有負什麼職務,而且更沒有和什麼人有過往來,大家都把他當瘋傻的人看待,沒有一個人瞧得起他,他自己除了吃飯睡覺遊逛以外,也覺得這個世界與他無關。過去玉琳非但瞧不起他,而且非常厭惡他。自從抄寫《法華經》以後,才知道玉嵐是一位不凡的人物;師父介紹,說他是大乘菩薩,外現小疵,他這才從此不敢藐視他。然而,自從玉琳改變了對玉嵐的看法,玉嵐就更神秘的在寺中來去的蹤跡無定了。玉琳想找他,但他像捉謎藏似的不給你找到;你不找他,他又神奇似的忽兒出現在你的眼前。每當玉琳見了他,他說上沒頭沒尾的幾句話,就不管一切的走了。即使玉琳要想向他說什麼,也不容易插口。

 

玉琳望著師兄的背影消失在路的那頭,他才怏怏的移動腳步,預備回去吃早飯。這時,玉琳又看看四週,四週都是靜靜的,靜靜的早晨,靜靜的山林,靜靜的路面,靜靜的池水。玉琳想到,人的情感本來也是這樣靜靜的,無所謂什麼喜怒哀樂,憂愁苦惱,但因不善處理外面的境界,給外境誘惑得就不能靜靜的了。好比:靜靜的山林中有了微風吹動,山林就不能靜靜的了;靜靜的路面若有輕緩的腳步,路面就不會靜靜的了;靜靜的池水,若投下一顆細小的石子,池水就不能靜靜的了。過去的玉琳,天真無邪,純潔的心靈上,一塵不染,等到他年齡稍長了,不平的世間,憂患的人生,散漫的佛教,沒落的僧團,就一一的擾得他不能寧靜了。再加上現在王小姐以及玉嵐,他們的事,他們的話,都不能叫玉琳完全無動於衷,因此,玉琳覺得自己的情感就不能平靜了。

 

『門頭!你看到玉嵐和玉琳出去了嗎?』正在玉琳跨進山門的時候,門頭師隔房的寮元師大著聲音問。

 

『我一下早殿就到大寮裏去打稀飯了。奇怪,他倆個怎麼會一道出去呢?』門頭又反問著寮元師,因為在他們的意思,如果有人和玉嵐走在一起,這個人就是他們取笑的資料,何況這又是一向厭惡玉嵐的玉琳。

 

『不知他們在搞些什麼鬼?』

 

『我看到玉嵐有兩三次在門口和一個年輕的姑娘在談話,不知是談的些什麼!』

 

『是的,我也曾看到過一次,那個姑娘長得挺不錯呢,想不到這麼一個瘋瘋傻傻的人,也會動了凡心!』寮元好像很惋惜似的。

 

玉琳本想不聽這些背後之言,裝著沒有聽到這些話就走了過去,但當他走了不遠,「玉嵐……姑娘……凡心……」,這些話傳進了他的耳朵,他不覺好奇的停止了腳步。

 

『那個姑娘,每次都站得離山門遠遠的和玉嵐講話,看樣子不是一個平常人家的姑娘,我只看到她的側面,好像是過去見過的,可惜我沒有看到她的正面,所以始終記不起來。』門頭很高興的賣弄自己不凡的眼力。

 

『那個姑娘也沒有出息,我們寺中的玉琳師是多麼漂亮,她不去追求,他怎麼要來勾引那個瘋和尚?……』

 

玉琳覺得沒有意思聽下去了,加速了腳步,走進大雄寶殿角落上那個他睡覺的小房間裏。

 

他這時無論如何按捺不住他對世間不滿的情緒,他想到師兄雖有時瘋瘋傻傻,但這都是他故意裝作的,不然,你看他對自己講的話,怎麼都會含有那麼深的道理?一個不是庸碌的聖僧,尚要遭受人間的這些閒言閒語,譏嘲譭謗,世間上那有什麼真假和是非!

 

他氣得連早飯也無心去吃。

 

在玉琳的看法,門頭和寮元講的話若是真的,他想,這其中師兄一定有他的原因。但這個姑娘究竟是從那裏來的呢?玉琳想來想去無法知道。

 

玉琳把佛殿上前後打掃整理了一下,雖然還早得很,但他怕誤了時間見不到韋馱菩薩,所以他很早的就帶著一顆虔誠懇切的心,跑到寺前的大路上去等待了。這一條路,除了香期放假,寺中人常常出入外,平時是很少有人經過的。

 

玉琳的眼睛不停的注視著四方,時間越接近中午,他的心情越緊張。

 

遠處,有一個婀娜的身影走來。

 

「那一定是女子,我不要朝著她,若是韋馱菩薩從身後走來,被他見了,豈不難堪!」玉琳這樣想了以後,就掉轉頭朝另外一個方向。

 

不多一會,玉琳的身後有腳步的聲音和說話的聲音響起:

 

『姑爺!不!萬金和尚!不!玉琳師父!你,你,你在這兒?』

 

玉琳掉過頭來一看不覺脫口驚奇的叫道:『呵!翠紅!原來還是你!』

 

 

 

 

 

 

 

 

釋大寬合十 分享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釋大寬法師 wiki 的頭像
釋大寬法師 wiki

佛教 Buddhism 維基百科全書 Buddha Wiki

釋大寬法師 w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